“不要將自己侷限起來”安部首相也去坐禪來訪的寺院住持為我們將說“處世術”平井正修 全生庵第7代住持

8416508d d96b 4d14 8a01 61ad445d5b70

座落於東京,谷中的臨濟宗,全生庵是日本有名的寺院,甚至掌控日本大權的執權者們也會來此造訪坐禪。在2017年2月日本開始實行首次Premium Friday當天,安倍晉三首相穿著佛教作務的衣著來次坐禪的消息廣泛被日本國民所知。平井正修住持是全生庵寺院的第7代接班人。這期我們向平井住持請教了禪學的教誨,和作為一個普通人,我們應該怎樣去面對和處理平時工作,生活上不安和壓力。
(記錄者:仙石実·公認會計士,稅理士/來源:株式會社フロア)

建立山岡鐵舟,收藏有名的幽靈畫

仙石)您可以為我們簡單講解一下全生庵的歷史嗎?

平井 全生庵是由一位名叫山岡鐵舟的人在1883年建造的。山岡鐵舟(1836-1888)活躍在幕府末期到明治時期,非常善於劍道,禪學,和書畫。全生庵在幕府末期到明治維新期間一直以不分政府軍還是匪軍的原則,為去世的人辦理喪事。當時鐵舟他本人是匪軍的一員。

當時的政府軍戰死的將士都是在現在大家所熟知的靖國神社的前身“招魂社”由國家來給舉辦喪事的。跟隨德川的人是沒有辦法在這裡辦理喪事的。可是在鐵舟看來,被政府稱為匪軍的人們也只不過是抱著不同的信念,戰敗的人而已,其實大家都是抱著一個理想就是想要國家變得更好。在他們去世的時候應該也有地方可以給他們辦理喪事。

仙石)平井先生您當初是因為什麼契機成為這裡的住持的呢?

平井 我是寺院的第7代接班人。父親在很早的時候就去世了,在父親去世的時候因為當時沒有人可以繼承,所以我就擔任了這裡的住持。在全生庵寺院建寺後的所有接班人中父親和我是第一次世襲制的接班。從我記事起我就穿著寺廟的服裝,幫著寺廟打雜做事,所以從那個時候周圍的親戚朋友們也應該都覺得我是要繼承父親了吧。然後到了1990年,我大學畢業了,當時正好是日本泡沫經濟的頂峰時期。

當時找工作很容易,想去哪個公司就可以去哪個公司。

就在那個時候,一位長者和我說“哪怕是只修行一年也好,先去修行吧!你們生在了非常好的年代,沒有戰爭,可是就因為如此您們吃的苦不夠,通過一年的修行你必定會體驗到這其中的磨練,到那個時候你如果還是不想做和尚,我們也不會強迫你,你再去做你想做的事情吧。不過我相信這一年磨練的時間,對你來說絕對不會是浪費,定會在其中學到之後的人生中非常有用的知識和經驗”。

我當時雖然很猶豫,可是還是聽了勸導。

仙石)聽說院內藏有非常有名的幽靈畫

平井 幽靈畫是由円山應舉,柴田是真,菊池容斎,松本楓湖,伊藤晴雨,河鍋燒斎等著名的畫家們執筆一齊繪出的篇數多達50幅,獨具一格的作品。這些作品曾在同一年代落語業界作為演出的看板海報。它們當時歸著名的落語大師“三遊亭円朝”先生所有,先生去世後,墳墓就安放在全生庵,後來我們受到了希望代理保管他老人家的遺物的委託,後來幽靈畫就保管在此了。

仙石)您可以再給我們講講山岡鐵舟先生是怎麼樣的一個人嗎?

平井 山岡鐵舟與勝海舟,高橋泥舟三人並稱為“幕府末期的三舟”西鄉隆盛曾說“不為金錢名譽所誘惑,不懼怕死亡的人最難對付,可是恰恰就只有是這樣的人才能歷史上留下偉績”來讚賞他們三人。山岡鐵舟是一位非常厲害值得敬佩的人物。可能沒有幾個人可以像他那樣對一件事情這麼追求到底。

仙石)我看有的記載他的事蹟的書籍上有用“呆板”這個字眼形容他。

平井 那裡說的“呆板”其實是指他“正直”的意思。他對於任何事情都不會拐彎抹角,都會正面去面對。

其實好多在做事情的時候,都可以把事情做的更徹底,更細緻入微。在做工作和愛好的時候,很多人都會覺得“差不多就得了”將自己對自己的要求降低,限制自己的能力。其實並不應該是這樣的,應該去把一件事情堅持做到底。

在幕府的末期開始流行劍術,城鎮中也出現了很多道場和練劍的人們。可是在明治之後,政府頒布了廢刀令,馬上這些劍術道場就一個接一個地關門了。

那時候劍法高的人叫“達人”,因為政府的管制,後來都大多淪落到在戲棚里賣戲演藝。就在那個時候,鐵舟反而新開了劍術的道場。他說不管是在任何時代,劍術並不是以傷人為目的存在的,它更是為了強健身心,律人律己而存在的。

武士道和禪學

仙石)我認為可能鐵舟先生“呆板正直”正是他的過人之處,他這一點與武士道精神很像。是不是武士道的意志和禪學的思想有共通的地方呢?

平井 其實武士道最開始並沒有一個真正意義上的名字。新渡戶稻造在去國外的時候,曾經被外國人問到“在日本你們是以什麼作為道德規範的呢?”比如在西洋,有基督教,有宗教的規範,那日本呢?於是“武士道”就是靠他總結自己,自己的長輩等人的生活方式編寫出來的作品。

雖然日本人沒有受過什麼正統的宗教教育,可是並不能說日本人就沒有宗教信仰,其實恰恰相反,日本人的生活中處處更離不開宗教。武士道其實就是日本自古以來人們的價值觀,在歷史中不斷吸取外來的佛教,儒教的精髓,將這些外來的文化與日本本土的民俗所融合後匯聚出來的作品。

換個角度說,禪學其實並沒有一個具體的表現形式,而是隱藏在每一件事物的最根本的地方。比如光說劍的話,其實它只不過是用來殺人的一個道具,不管用多麼卑鄙的手段,只要把想要殺的敵人殺死了,那使用它的目的也就達到了。

可是大多數的武士不是這樣,在他們認為“劍並不只是殺人的工具”。使用劍的是人的心,而可以磨練人心的則是禪學。所以也有“劍禪一如”的說法。

同樣,茶,花也都一樣。明年在巴黎有一個叫做Japonism的向全世界展示日本的繪畫,表演,飲食,動漫電影等與日本文化相關的盛會。

我到時候也會去參加,為了參加這場盛會我也有在考慮到底日本文化的根源是什麼,後來我就發現其實日本的茶,花,能,所有的文化都是在禪學的基礎上發展出來的。

我們所說的“日本文化”我覺得其實本質就應該是禪學。很多事物都是在禪學的基礎上發揚光大的。

在禪學的基礎上,用劍來表現禪學的時候就變成了劍道,用茶來表現的時候就發展成了茶道,用花來表現的時候就成了花道。這裡所說的“道”就是最根本的禪學。不管是通過學習什麼也好,茶,花,都一樣,都是通過學習表面的東西,從而感悟它內在的道理,學習它的本質。

內心的修行講的就是要打破固定的自以為是的思維方法

仙石)如何運用禪學去對自己的內心進行修行呢?

平井 我覺得一個人的內心並不是可以修煉的。因為人遇見高興的事情的時候本能的就會笑,遇見傷心的事情會哭,內心會自由自在的變化。

我經常這樣打比方“人們的內心就好比像水一樣,容器如果是方的,那就是方的。容器如果是圓的,裝進去的水的形狀也就是圓的”所以只要將內心變成像水一樣就好了。可是很多人會固定在“高興”“悲傷”“痛苦”將自己固定成一個狀態。

“我就是這樣的人,就是這樣的性格”這樣想,然後就把自己拘束起來,結果就是“所以那能有什麼辦法” 我覺得這才是最大的問題。我們經常說的要修煉自己的內心,其實這裡真正要做的並不是修煉,而是去將固定的思想和意識去打破,去融化掉。

仙石)在現在的社會中,我相信有很多經營者,公司員工,都生活在不安之中。就算是成功的經營者們,也經常可以聽到他們說“總是感到不安”。那麼您說我們應該如何去面對我們的不安呢?

平井 不管是什麼時代,從孩子到成年人在生活中都不可能不遇到不安和壓力,我們只能和這些負面的情緒去共存。最重要的就是去接受,去承認它們的存在。

你可以這樣想,大多時候讓我們擔心的事情是還未發生的事情。因為還沒發生,所以也就沒有解決的辦法。如果就算是這樣想也還是不能安靜下來的話那就考慮考慮如何不讓事情朝著擔心的方向發展。

現在我還在一所大學擔任危機管理學部的外聘教授。危機管理學映照了上面所講的問題,比如說如果大地震來了的話,應該如何對應,如果災害來了的話,應該如果應急等,製作這種特殊情況的注意手冊,和訓練演習。

像這樣的天災人禍可能一時半會不會發生,可是要發生的話,也許突然就會發生。哪月哪日會地震誰也說不準。可是事前的準備工作是很重要的,除此之外就是要抱著“如果發生了,也要坦然去面對”的心態,這也是很重要的。

安倍首相也通過坐禪重振旗鼓

仙石)中曾根元首相,安倍首相都來這裡坐禪。像他們這樣的國家頂級人物都來坐禪您覺得是為什麼呢?

平井 中曾根先生一般從週一一直工作到週六,只有週六的晚上到週日才會來這裡。他平日的行程計畫都是忙到以分鐘為單位計算的,所以他每天要處理特別特別多的事情。來這裡坐禪可以使他一時將腦中的事情全部放空。

安倍首相的話,在第一次當政的時候被受了那麼大的辭任的打擊,一下子身體就垮了。那次應該是他人生中第一次感受到這麼大的挫折。估計他那個時候也不知道今後該如何是好吧。

仙石)前些日子我也有嘗試去坐禪,將腦中的事情全部放空,這事情我感覺好難啊。

平井 日語中又一個詞語叫做“無心”。可是這個次的意思並不是說什麼都不去想。“無心”的意思是說對於現在所做的事情,身體和內心都達到一體的狀態。這個狀態也稱為“一心”。

打坐的時候,頭腦中其實會想起很多的事情。把想到的事情都做出來就好了。

仙石)最後,您可以向廣大的經營者們,公司的員工朋友們說幾句話嗎?

平井 工作和生活一樣,從早到晚人們在做每件事情的時候最先感受到的部位都是每個人的內心。人們因為突然想到的,突然感覺到的事物從而才會發出行動。所以我們要調好那裡的感情。要不斷去考慮所有人的內心到底是什麼樣的,我自己的內心到底是什麼樣的。

很多人會錯誤地只看外表現象,我覺得應該給自己更多得時間去觀察自己內在,去和自己對話。形式上並不一定非要和來這裡坐禪一樣。請大家一定多花一些時間去面對自己。


【個人簡歷】
平井正修 全生庵第七代住持
1967年在東京出生。在學習院大學法學部畢業之後在靜岡縣得龍澤寺專門道場修行,從2002年開始就職全生庵住持。著書《花のように、生きる。美しく咲き、香り、実るための禅の教え》《心がみるみる晴れる坐禅のすすめ》等。在各種國家機構,企業的研究會上進行簡單易懂的武士道和禪學的講解,還會進行體驗坐禪的活動。

全生庵
地址:東京都台東區谷中5-4-7
宗派:臨濟宗國泰寺派。山號為普門山
本尊:葵正觀世音菩薩(江戶城的主要守護本尊)

関連記事

アクセスランキング

  • DAILY
  • WEEKLY
  • MONTHLY

公式Facebookページ

公式Twitterアカウン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