ホーム > 中文 > 「將一切轉變爲力量」兩次奪得獎牌的原馬拉松選手所克服的苦惱和早就她成功的原動力 有森裕子

「將一切轉變爲力量」兩次奪得獎牌的原馬拉松選手所克服的苦惱和早就她成功的原動力 有森裕子

女子馬拉松選手有森裕子曾2次在奧林匹克盛會上奪得獎牌,在流過汗水和超越一般常人的奮力拼搏之後,她毫無遺憾的留下“我自己想表揚下自己”的名言。

不管是在她現役的時候,還是退役後,她都一直在不斷地感動着人們,並給大家帶來了勇氣。現在她每日忙碌於幫助退役體育選手們的支援活動,和鼓舞殘疾人參加體育活動的社會活動中。

有森裕子雖然沒有與身俱來的天賦長跑天賦,可是她作為一名運動員留下了出色的戰績。她師如何改變自己的呢?是什麼原動力讓她可以造就如今的成就的呢?還有今後她又將如何用體育項目去影響社會呢?讓我們來聽聽她本人是怎麼

(記錄者:仙石実・公認會計士,來源:株式會社フロア)

迷茫困擾的學生時代

(仙石)可以告訴我們您最開始想要跑馬拉松的契機石什麼嗎?可以分享下您學生時代的故事嗎?

有森我從高中開始就參加了學校的田徑部,可是一直都沒有什麼特別明顯的進步。可是即使這樣我也對跑步非常執著,而且沒有放棄對自己的自信。後來因為有恩師的推薦,我進入了日本體育大學。

在大學中,我曾因自己遇到瓶頸成績停滯不前而氣餒,當時沒有想如何去突破瓶頸,而是去找還有什麼領域是別人都沒做過的,未開發的。於是當時出現在眼前的是鐵人三項,我還為此買了非常昂貴的專用自行車。經過了一番刻苦練習,到了3年級的球季學期的時候,自行車突然被

在我大學4年級的時候,首爾奧林匹克開幕了,我在電視上看到了當時馬拉松比賽獲勝的葡萄牙Rosa Mota選手,滿面笑容地突破終點的一瞬間。

我一直 覺得“馬拉松是一項比誰更能吃苦耐勞的競技項目”,可是Rosa Mota選手竟然可以那麼自然面戴笑容的跑下來,我當時真得很感動。同時也對馬拉松又重新抱起了興趣。自己也想有一天像Rosa Mota選手一樣可以站到讓人感動舞台上。於是這就成為了我朝著奧運會馬拉松比賽努力的契機。

(仙石)可以告訴我們下您在Recriut公司就職時代的事情嗎?

有森在我剛入Recriut公司的田徑部時,小出義雄教練本來想把我訓練成一名經紀人來的,可是發現我並沒有像他期待的那麼好。在岡山地區的國家級別初選比賽中我雖然順利通過了,可是當時的經紀人忘記給我報名登錄,結果錯失了爭奪岡山地區的代表權。我當時感覺非常後悔。

可是畢竟當時自己的跑步成績在部里也不是最好的,所以也沒有什麼發言權。這次的錯失機會使我改變了很多。我第一次正式的比賽是在1990年的大阪國際女子馬拉松比賽,我跑出了當時日本女子馬拉松的最高紀錄。

獲得銀牌之後開始苦惱的每一天

(仙石)這次比賽的好成績讓您與出場奧運會更近了一步,當時就選擇誰會是參賽巴塞羅納代表的時候,應該也有各方媒體內界人士都非常注意,您當時的心情是怎樣的呢?

有森 當時真的很艱辛。當然不光是我,我的對手松野明美選手她同樣也應該很艱辛。但是當時在我們面前的選擇就只有努力去爭取。沒有時間去抱怨累。

之後我也向松野選手表明自己的意志“我已經盡我所能去努力了,我想你也一樣去盡力去努力爭取了,我想這一點我們之間的競爭是公平的”

在最後選考的時候,

(仙石)您最終是獲得了銀牌是吧

有森 我和教練當時都沒覺得我會奪銀。教練當時對我的預測是“加把勁的話應該進前8名沒問題,如果運氣好的話前5名可能有希望吧”。可是在出發前教練還是鼓勵我

(仙石)賽後聽說您回國後好像壓力並沒有減輕,反而更艱辛了。

有森 對我整個生涯影響最大的應該就算是巴塞羅那戰之後的4年了。我完全沒有休息放鬆的打算,“反而更是抱著下次一定要奪金”的目標在不停努力奮鬥。

可是在奮鬥的同時讓我心情上感到很不舒服的是周圍的人對我努力奮鬥的這一行為的目光。他們嘴上會很客套地

我想造成這個結果的原因是在於我當時所在的是一個企業隊,一個企業隊中的選手還未曾有過人站到世界

結果時間長了影響到了自己的情緒和心態,連帶著對身體也有了負面影響。運動時會感到身體不自然,接而衍生處疼痛,當時隊裏也沒有人可以去傾訴,也沒有人幫助我,身體上的不適也沒地方去

不管是怎樣努力,怎樣去鼓勵自己,我還是不能了解當時是我自己的想法不對,還是周圍人都在誤解我。就在反覆糾結之中,我的腿因為疼痛不斷,而跑不了步了。

(仙石)當時對您打擊一定很大吧

有森 我以為當今社會已經不會再像以前的選手們一樣為國爭光,披著國旗去領取獎牌,然後一直因背負著獎牌的名譽而承受不住重任選擇自殺。

可是我感覺實際上仍然沒有改變,我雖然奪得了獎牌,可是之後沒有一點

(仙石)那您後來是怎樣調節心態的呢?

有森 我因為患足底筋膜炎而住院做手術。在住院期間我受到了好多病人們的祝福:“請繼續在奧運會上加油!”我當時非常感動,而且意識到這裡的人們為了回到一般生活中,在不斷努力地做恢復治療,而我是為了再登上世界舞台而治療,我覺得我的目的要比大家的奢侈太多了。而我卻還在為這麼奢侈的事情所困擾,我覺得很自愧。

從那之後我就又開始朝著奪金的目標努力了。在此同時,我因為在巴塞羅納戰奪銀後,很多人對我的態度發生了改變,我 不知到是我做的有問題,還是他們對我的看法有問題,就針對這一點我也想問個究竟。可是如果要問的話,我想我需要再獲得一次獎牌,因為只有勝利的人才有資格去詢問。

在心裏隱藏著想表揚自己的心情,終於表露出來了

(仙石)您後來在亞特蘭大奧運會上是獲得了銅牌

有森就像我上面敘述的那樣,當時訓練時候的心情一直是那樣的。訓練時候一點沒有快樂的事情,只是不停地忍耐苦惱。那一段時期自己

開始繼續練習後,按照之前的節奏的話,應該身體哪裏會又出問題,會疼痛,可是出乎意料的這次沒有任何疼痛。於是我便對自己

最後亞特蘭大奧運會當天,我從比賽頭一天晚上就沒怎麼睡,原因就是對這次的比賽很有信心,覺得積累了這麼多的練習,一定可以跑好。

(仙石)“我自己想要表揚下自己”這句話當今已經成為了世間大家的口頭禪了。

有森 “雖然獎牌的顏色不一樣⋯”當我在被採訪,

再想想,我已經跑出了自己的最佳表現。“經歷了這麼多,我終於又回到了這個

(仙石)那您這次成為獎牌獲得者後,將您心中的想說的話都說出來了嗎?

有森 我之後和我所在的組織表明了,我問了他們:“作為一名運動員,我只是通過我最熱愛的跑步去追求我自己的人生方式這樣的一個環境,難道我的選擇是錯的嗎?”比起獲獎運動員的肖像權,贊助商,比賽之外,我更希望組織中的人們可以去考慮作為一名運動員如何去影響去和這個社會交流。

看到我這麼強硬的態度上面表態“那就以特例待遇,認同你的作法吧”。可是我馬上緊咬著他們不放

通過體育運動讓人們變得更開心

(仙石)後來作為職業田徑運動員後,您向媒體發表了決定休養的公布。那時的契機是什麼呢?

有森 我當時作為田徑運動員的同時,也參與著另一項工作,同時承擔著兩個事情。當工作那邊不順利的時候我會跟自己

我也知道這是不好的事情,況且我當時也沒有打算出戰奧運會的目標。我覺得自己在跑步上已經盡了十分的努力了。是時候可以多花一些精力在工作上了。

(仙石)您這是要和其它獎牌獲得者,運動員一樣開始退役後的活動了。

有森 我想將自己這些年跑馬拉松經歷下來的經驗用不同的角度將它們活用,去走出一名運動員退役後該走出的人生道路,並且去努力通過體育來使周圍的人使社會變得更有活力。

除了自己的工作外,我還被任命為“Special Olympics Nippon公益財團”的董事長。每年會向社會做公益宣傳,號召有智障殘疾的人們來多來參加體育活動,改善他們生理和心理的狀況,並發表通過體育運動他們得到改善的成績。

(仙石)“Special Olympics Nippon“的公益活動之外,您也有積極參加其它活動。

有森 我還有在參加一個叫做Hearts of Gold非盈利活動組織,這個組織主要是通過體育教育來支援幫助全世界受災地區,戰亂地區以及發展中國家的孩子,殘疾人,以及窮困人群。

我們從柬埔寨的小學體育教學開始,為了孩子們可以有健康的身心來茁壯成長,初次嘗試編制了體育課的教學指導書。我們希望可以不斷通過這種培養孩子情操的教育,來使孩子們在日常生活中慢慢變得堅強,有勇氣勇於去挑戰困難,將來步入社會時可以更積極樂觀不怕挑戰。

在殘疾人這一塊,我們也希望通過我們的努力可以創造出一個更適合殘疾人和普通人共益共存的和諧社會。

(仙石)最後可以再告訴我們下您的座右銘是什麼,和您最想和所有跑步的人說的心裡話是什麼嗎?

有森 我通過這麼多年的長跑悟到的座右銘就是:“將一切都轉變為力量”

馬拉松比賽中,因路線的狀況,天氣,對手等等,確定勝敗的因素太多太多了,一定要學會在追求終點的同時,將所有困難因素都轉換成為自己的正力量。

我們的日常生活又何曾不是一樣呢,就像人們常

我完全就是靠著“將一切都轉變為力量”這個信念堅持努力下來的。雖然馬拉松看起來只是跑步,可是其實跑步只是一個讓運動員去和自己,和環境,季節等等周圍的各個元素去對話的一個媒介而已。通過和自己對話,會更了解自己。對於那些在工作場合必須要見很多不同人的人,我覺得馬拉松是非常適合這一類人群的運動。


個人簡歷
有森裕子(原馬拉松選手)
1966年出生於日本岡山縣。日本體育大學畢業後,進入株式會社Recruit Holdings。
在巴塞羅那奧運會,亞特蘭大奧運會女子馬拉松比賽上分別獲得銀牌和銅牌的優異成績。
在2007年東京馬拉松大賽之後從職業馬拉松界退役。
1998年, 設立非營利活動組織“Hearts of Gold” ,擔當董事長一職位。
2002年創建了“RIGHTS”公司(如今的株式會社RIGHTS),當初作為公司的取締,開始從事於運動員們的經濟管理,和另外一些體育商業活動,現在為公司的特別顧問。
此外她還是國際奧運會委員會(IOC)體育與活動社會委員會委員,Special Olympic日本理事長,日本田徑競技聯盟理事,日本職業足球聯盟理事等重要職位。
2016年6月,她成為第一位榮獲國際奧運會委員會(IOC)女性體育獎的日本女性。同年12月她榮獲柬埔寨王國Norodom Sihamoni國王陛下所贈與的Royal Order of Monisaraphon勳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