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壽企業是日本的寶貴財富」日本經濟大學研究生院特任教授 後藤俊夫 一奮鬥研究和發揚受世界矚目的日本百年企業一

68836c86 a350 4943 89f4 40f43dc865d6

在日本對於家族式企業不持有好印象是當今的現狀。可是在多年的研究中,我發現百年以上的長壽企業大多都是家族式企業。他們不光業績優秀,同時也他們的經營也備受世界矚目。有些學者甚至提倡我們應該將這些企業規劃爲「國寶」

後藤俊夫先生擔任一般社團法人「100年經營研究機構」的代理董事,從事著分析研究國內外所有老字號企業,並將他們的成功的訣竅反饋傳授給社會中年輕企業們的事業。這回就讓我們來向後藤俊夫先生請教下百年企業的「祕密」吧。

(記錄者 仙石実・南青山group CEO・公認會計士・稅理士・公認內部監査人/來源·株式會社フロア)

初次調查出的日本百年企業的數字

仙石)您現在一直在從事著研究企業的壽命,造就企業常年不衰的要因。您可以告訴我們一下您當初打算研究這個課題的契機是什麼嗎?

後藤 以往經濟學的中心課題一般都是研究「大企業,上市企業應該如何更好的經營」。我之前也是圍繞著這個課題對企業進行分析研究的。可是在2004年和一位海外友人的討論中,讓我無意中意識到日本的常年不衰的老字號企業都是家族式企業。 隨後,我就 「什麼是家族式企業」「家族式企業的優勢和不足」「長壽的重要因素」為題目繼續開展研究活動。

老舖企業的研究,即使在日本也有將近百年的歷史。但是,我的研究,獨樹一幟的點就在於,我調查了「在整個日本,持續百年以上的企業一共有幾家」。目前為止,要做這項研究的,調查完日本之後做國際案件比較的學著還沒有一人。

仙石)能和我們分享一下關於擔任代理懂事的一般社團法人的「100年経営研究機構」的活動嗎?

後藤 這個是我個人構築的國內·海外的百年企業數據庫的維持和有效利用為主的活動。今年是活動的第二年,更新這份數據庫,反饋到社會中。每年會在東京舉行6次左右研討會,將百年企業的要點和概要等信息,分享給大家,是這次活動的第一位。除此之外,還在「三方良」被熟知的近江商人的發祥之地的滋賀縣等,舉行當地的視察活動。

日本的百年企業有250萬家,佔世界的4成

仙石)「家族企業」、「長壽企業」和「老舗企業」,它們的區別在哪裡呢?

後藤 家族企業的定義是「在創業者等的親戚關係的影響下的企業」。長壽企業是指「創業100年以上的企業」。只是,日本的長壽企業,一大半都是家族企業的,所以很容易混為一談。日本的長壽企業有2萬5,000家,家族企業有250萬家。這占日本法人企業的97%。

企業最大的目的是傳承給下一代,在家族企業里,這一點的認知尤為強烈。250萬家的家族企業以此為目標,但是可以稱之為長壽企業的只有2萬5000家公司。還有200年以上的企業,其數量日本同樣佔世界的40%,百年企業約35%。兩者都是世界最大規模。

仙石)以前去京都的時候,聽過一句,「不經歷百年,稱不上老舖」的話。果然,100年,就是一個對老舖的定義了吧。

後藤 一說起「老舗」這個詞,就會帶有相應的歷史感。不僅僅是時間的長,還包含了由此長衍生出的「信用」和「価値観」。從創業開始堅持3代相傳是很困難的,反而過了3代和第4代以後,持續的可能性會很高,所以定義了100年。

跨越時代生存的石田梅岩的思想

仙石)老舖的某個意義,就好像商譽一樣是看不見的無形資產,總之就是將「品牌」傳承下去。我也時常會有和老舖企業的社長談話的機會,但是經常會變成江戶時代的思想家,石田梅岩的話題。

後藤 那個是在支撐日本長壽企業的思想的脊樑里,石田梅岩主張的「石門心學」的存在。石田梅岩是生於8代將軍宗吉的時代。元祿泡沫瓦解,世代通貨緊縮正盛時。吉宗堅決實行「享保改革」。豪商們為了警眾,有的也倒閉了。在這樣的危機感中,商人們在找如何做,才能將企業傳到下一代的方法。

石田梅岩是在那個時期提倡心學的。他主張的「為了一己私慾做事業是行不通的。應該是以公眾的利益做事情」是時代尋求的答案。心學很快遍佈全國,各個家庭都以此為標準製作的「家訓」。我想很多的經營者們,說出石田梅岩石的事情的,都說是有著那樣背景的。

仙石)泡沫瓦解,通貨緊縮,各種企業被淘汰的同時,只有被社會需求的企業存活下來,現在也是一樣。

只有社會需求的企業存留的理由

後藤 正是如此。關於「只有被社會需求的企業才可以延續」這件事,我想說三點。首先,作為以Harvard Business School為起點的美國,就「公益資本主義」這一言詞,作為重要主題,發表了談話。那是以前到現在的美國型金融資本主義,也就是說,是對美國金融市場型的資本主義的反省。

第二點就是孟加拉國的經濟學者,Muhammad Yunus博士的主張。正如大家所知道的,Muhammad Yunus博士是諾貝爾得獎者(2006年)。

Muhammad Yunus博士關於「社會商務」提倡7個原則,用一句話來概括,就是「既然是生意,就必須要有收益」。除此之外,申訴了「被社會性的評價是很有必要的」。事業性和社會性必須並存。

實際上我也有同樣的主張。持續百年以上的企業,重視對社會的公益會被評判,被愛戴。日本應該是擁有世界最多百年企業的國家。這以後,也期待和Muhammad Yunus博士開始一些共同項目。Al Gore原副大統領也讚同

Al Gore原副大統領也讚同

後藤 最後,和同樣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2007年)的原美國副大統領Al Gore,在2014年見面時的事情。那個時候,我就長壽企業最重要的5個視點發表了我的想法。

第一個是「為社會考慮的経営」。

第二點是因此「得到廣大市民的支持,得到很高的評價」。

然後是第三點「不要單單只考慮擴大自己事業的経営」。

第四點,正因為解決地球環境保護的Al Gore先生,所以想傳達的是,「做最大極限的節約有限的地球資源的経営」。

最後,第五點,做到以上4點之後就是,「長壽企業的商業模型,必須要是地球標準」。

Al Gore先生對我說「對日本成為長壽企業大國表示敬意。你主張的我也全部都讚成」。在21世紀的地球標準被尋求的東西是在日本有很多的。以往關注海外,特別是從中國來了很多的學習者。

對於企業的創造和革新

仙石)原來如此,明確的指出了企業存在的意義。但是,老師寫了一本「創造和革新」,關於這一塊,能夠詳細的講解一下嗎?

後藤 如果要持續百年,就會有「必須要改變的」和「不可以改變的」事情吧。前者是時代的變化,消費者的變化,捲入企業環境的變化,在技術革新中對應。

也就是「市場」。後者是企業的價值觀,經營理念,用過去的話說叫做「家訓」。家庭的教導如果是「家訓」的話,那家庭的法律就是「家法」了。兩者結合,家庭憲法的意思就是「家憲」,但是這個不是在短期內可以改變的。

應該保護的傳統和應該改變的革新。平衡這個是很重要的。一方面,在長壽企業的經營者中,有人認為「傳統是革新的連續」。「每日持續變化,因此持續百年」。不管怎樣,將不可改變的事情作為「軸」,放在正中間。

即使是中小企業,長期發展的六大規律

仙石)近來,各種各樣的中小企業陸續登場。追求短期利益的企業也有很多,但是有那樣的企業要長期持續發展的啟示嗎?

後藤 「百年企業的規律」有六個。第一個是要有對經營的「短期10年、中期30年、長期100年」的視點。「短期10年」是指教育後繼者,交接事業繼承的期間。「中期30年」是指社長作為責任人經營公司期間。「長期100年」是指不僅僅是孫子那一代,要考慮企劃到第三代。

第二點就是重視持續可能的成長。警戒超越自己能力的無謀的經營,貫徹同等能力經營。

第三點就是構造自我優越性。如果持續百年,只做創業時候的同等事業是會出現很困難的局面。頑固的守護創業以來的事業,當然尊重你的決定,但是「多樣化」的改變也是很重要的。多樣化的方法,不是說與本來事業無關,是指擴大相關聯事業是很重要的。

第四點,員工、顧客、合作者、地區社會等捲入企業利害關係者的關係性是長期生存的很重要的事情。這個和信用有關。

第五點,風險管理。不僅僅是家訓,確保財務的安全性,經營的獨立性也是很重要的。

第六點,要把將事業代代相傳的想法,印到腦海里。這個也是和其他國家相比,日本最強的地方。

家族企業的強勢在於「責任的連続」

仙石)在繼承事業里,最大的區別在於親屬繼承和第三者繼承(M&A)。關於事業繼承者,有什麼樣的考慮?

後藤 我的立場是「應該盡可能的讓親屬來繼承」。看到海外研究成果,令我很驚訝的是,在世界上大半的企業是家族企業。即使在日本,97%的企業是家族企業。大公司且上市企業約有3500家,在這之中53%是家族企業。美國、英國、德國、法國等,不論哪個國家都是同樣的結果。

而且,試著比較了一下家族企業和一般企業的業績,家族企業的收益性、安定性和成長性等,不論是哪一方面都很優秀。數量多,而且業績好的企業,如果放棄了家族的事業繼承,也就是自己放棄了自己的強項。這不是很嚴重的事情嗎?

仙石)家族企業的強項在哪方面呢?

後藤 經營是要有責任的人,有責任的去做事業是很重要的。這個在家族裡面,因為代代相傳,所以是最強的一個點。與之不同的是,大家通常說的「工資社長」,他們用短期視點經營,容易連續有「順利完成就好」的想法。和作為家族企業,代代相傳持續下來的經營者的責任之重比起來,即使說是相同責任,其意思也是完全不同的。

而且,只有短期視點,不論這樣都會被時代所沖走。短期的,分紅和股市都很重要吧。但是長期的,會更看重如何對社會做出的貢獻這件事。所以親族間代代相傳,應該是可以擔保這件事的。

在經營者裡面,請一定不要是短期,而是作為長期的傳教者,經常就「企業為了什麼而存在」這一點做考慮。97%的企業是家族企業,員工數量是日本全體僱傭者的7成。真的是日本經濟的主宰。

而且作為長壽企業世界第一的日本的企業經營是被全世界所關注的。所以請大家一定緊緊把握住這份威望。長壽企業是日本的寶貴財富。


【個人簡歷】
後藤俊夫 日本経済大學大學院特任教授
1966年 東京大學経済學部 畢業
1974年 Harvard Business School 畢業(取得MBA)
大學畢業後,在日本電器(NEC)任職33年。1999年任靜岡產業大學教授。之後是光産業創成大學院大學,2011年4月開始至現在,任日本経済大學、同経営學部長。此外還以東京工業大學、青山學院大學、東京都市大學大學院、日本大學Global Business School的非常勤講師,現在兼任近畿大學経営Innovation研究所顧問、中國人民大學、南開大學等的特別研究員。專業領域是企業的「経営戦略」。即使在日本作為罕見的「家族商務」的專家被大家所熟知。100年経営研究機構代表理事、日本文明研究所會長、斯文會理事。
主要代表作
『長壽企業的風險管理:為了倖存的DNA』(主編)
『家族商務 白皮書2015:以100年経営為目標』(主編)
『百年企業100選 想留存未來的老舗企業』(主編)
Handbook of Research on Family Business, The Second Edition(共著)
『老舗企業的研究 改訂新版』(共著)
『家族商務-不被知道的力量和可能性』(編著)
『三代、100年不倒閉的公司規則』等多個作品

関連記事

アクセスランキング

  • DAILY
  • WEEKLY
  • MONTHLY

公式Facebookページ

公式Twitterアカウント